Beautiful

水手的重生

她的名字叫萨姆恩。

我叫什么?萨姆恩看着镜子里伤痕累累的自己,发丝沿着拥有绝妙曲线的脸庞垂下。她没有答案。

答案这个东西,她从来没有。

好比如,那些玫瑰带的刺。好比如,没有夜莺用鲜血歌唱的夜晚。是因为那不是红玫瑰吗。倒也不像她的风格。冷酷,艳丽。不去拥有,也不害怕失去。这是她,一个名字叫萨姆恩的狼。

如果,红玫瑰配的是夜莺,那么那枝白玫瑰,配的是一头狼王。那头狼王的眼睛,是一个全世界最冰冷的狙击镜。

她的名字,叫root。那只狐狸,那只白色的剧毒玫瑰。

萨姆恩不知道在哪能找到那个少女,她有着狐狸的天性,善于伪装,狡猾而神秘。当然,也如玫瑰般美丽。她根本不知道玫瑰盛放的地方,她在地图里寻找过所有玫瑰园,却一无所获。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这是她脑海中最常响起的话。萨姆恩垂下眼帘,眸子里的冷艳日益增长着恨与迷茫。地上的弹壳掉落,上膛,瞄准。她把枪对准镜子‘’是啊。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这个忠诚于我的枪口,会像这样瞄准自己吧。‘’

当然会,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是为了另一个人。

她也从来就不敢想过。

肖回到了与root初遇的酒吧,一样的灯光,一样的气泡,一样的秃头酒保,一样的门,一样的铃,不一样的,只是再也没有了她。

萨姆恩当然不会伤心,她学不会。她点了两杯威士忌,一杯给自己买,另一杯假装root还在。

枪上膛了,放在产生气泡的白色纸巾上,枪口呢,对准了她自己。

那个秃头为喝的微微泛红的她的酒里,插上了一只枯萎掉的白色玫瑰。昏暗的灯光下,萨姆恩睡意全无。她愤怒的拿着冰冷的枪对准了那个她早就看不惯的秃脑袋,嘶吼着。

‘’快tm给我老实说,这个该死的花是哪来的!‘’

酒保被肖吓的再也出不了声,用肥胖的手指指向那个早就结满蜘蛛网的窗户

枪声响起,一头白色雪狐消失在那晚刚好熄灭掉的灯光中。


评论(3)

热度(25)

  1. 梦忆赫敏Beautiful 转载了此文字
    给列表小可爱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