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水手的重生

Air♡

我当然不是巴赫,演奏不出如此美妙的乐曲。但是有一个更美的乐章,让我成为你的巴赫。你的秀发,你的眉间,你眼里的小熊星,柔情千种。

那个乐章就是你呀,我最爱的公主♡

森林里小熊和小兔的故事,城堡里,骑士与公主的一见钟情,或是日久生情。这些故事或许落了俗套,却也落进了你独一无二的眸子里,落尽在你的心中。

我不是巴赫,我只是公主的骑士,你的骑士。

当森林的城堡下起雨的时候,你听着你最喜欢的雨声,在我怀里昏昏欲睡。我呀,会脱下铠甲,摘下你的公主皇冠,亲亲你可爱的小刘海,握着你的手在你耳边厮磨着,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公主。

我当然也会接一手的雨水,喂你喝一点呀,我自己再尝尝。当然,我尝的,是你嘴唇里呀,残留的那一丝甘露。那丝甘露,带着你特有的气息,飘进富士山雪白中的粉红,飘进我心中的樱。

你想要什么样的城堡呢,我的公主?

“粉色的。”奇怪的是,问的是我,我们却几乎啊,是异口同声的甜甜的叫出来这种就应该完全属于你的颜色。好好好,那么,梦里的城堡是粉色的啦,当然,现实也会是。我就是你的恶魔啊我的笨蛋,你粉色的小心思,我可看的一清二楚,你在我褪去铠甲的怀中时,空气也会变成粉红色,一如巴赫作曲时的甜蜜与清澈。我看到的,淡粉的樱花中,你的笑容在三月的春风里绽放。那是你的专有色。

只可惜,你已被我专有♡

你看,当独弦在演奏时,公主的皇冠,飘在空中。你的眉目中,小熊星在闪耀着,透着宇宙的秘密。你张开圣洁的属于天使的双翅,从天空飞向我这个恶魔的怀里,只为做我的堕天使,哪怕和你对抗着上帝,我也从未丢失过希望。我是说呀,我从未丢失过你♡

当你褪去一身军装,重新做回我的小乔时,我会陪着你看着星空,告诉你哪颗是牛郎,哪颗又是织女,哪颗是小熊,哪颗又是代表你的可爱小兔。我认不出来天上的银河,空气中漂浮着那银河落下来的星星,乐章到了高潮,渐渐平缓。我低下头,揽住你的秀发,深深地,含住你的唇。感情一泻而下,你轻轻问我,银河在哪呢,我会告诉你呀,这条银河正乖乖的淌在我的怀里。

巴赫用一根弦,演奏出了经典的咏叹调。我不是巴赫,没有一根弦的琴,没有高超的技艺,但是当城堡里响起巴赫当年的咏叹,你坐在我身边,我的演奏却比巴赫更加柔美甜蜜。

风,软了一江的水。你呀,化了我一生的情。你将成为我心中的那根独弦,空气震颤,我们共鸣。落了俗套的公主啊,落到我的俗套里吧!我们将穿过最甜蜜的空气,温室里,樱花永不凋零♡

愿意嫁给我吗?我爱你♡  


                                                                         ————致我家的小公主

                                                                                    ps:我想你了~

她的名字叫萨姆恩。

我叫什么?萨姆恩看着镜子里伤痕累累的自己,发丝沿着拥有绝妙曲线的脸庞垂下。她没有答案。

答案这个东西,她从来没有。

好比如,那些玫瑰带的刺。好比如,没有夜莺用鲜血歌唱的夜晚。是因为那不是红玫瑰吗。倒也不像她的风格。冷酷,艳丽。不去拥有,也不害怕失去。这是她,一个名字叫萨姆恩的狼。

如果,红玫瑰配的是夜莺,那么那枝白玫瑰,配的是一头狼王。那头狼王的眼睛,是一个全世界最冰冷的狙击镜。

她的名字,叫root。那只狐狸,那只白色的剧毒玫瑰。

萨姆恩不知道在哪能找到那个少女,她有着狐狸的天性,善于伪装,狡猾而神秘。当然,也如玫瑰般美丽。她根本不知道玫瑰盛放的地方,她在地图里寻找过所有玫瑰园,却一无所获。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这是她脑海中最常响起的话。萨姆恩垂下眼帘,眸子里的冷艳日益增长着恨与迷茫。地上的弹壳掉落,上膛,瞄准。她把枪对准镜子‘’是啊。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这个忠诚于我的枪口,会像这样瞄准自己吧。‘’

当然会,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是为了另一个人。

她也从来就不敢想过。

肖回到了与root初遇的酒吧,一样的灯光,一样的气泡,一样的秃头酒保,一样的门,一样的铃,不一样的,只是再也没有了她。

萨姆恩当然不会伤心,她学不会。她点了两杯威士忌,一杯给自己买,另一杯假装root还在。

枪上膛了,放在产生气泡的白色纸巾上,枪口呢,对准了她自己。

那个秃头为喝的微微泛红的她的酒里,插上了一只枯萎掉的白色玫瑰。昏暗的灯光下,萨姆恩睡意全无。她愤怒的拿着冰冷的枪对准了那个她早就看不惯的秃脑袋,嘶吼着。

‘’快tm给我老实说,这个该死的花是哪来的!‘’

酒保被肖吓的再也出不了声,用肥胖的手指指向那个早就结满蜘蛛网的窗户

枪声响起,一头白色雪狐消失在那晚刚好熄灭掉的灯光中。


白玫瑰

白玫瑰在混沌里盛开

萨姆恩有些累了,她揉了揉不常打理的乱发,系上了浴巾,遮住了她背上那场火灾留下的伤疤。她看向镜子,发梢散去雾珠,她的眼睛里藏着万物,却也空无一物。

她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城市的光钻进了那些圆滚滚的家伙,那些家伙也就顺着萨姆恩错落有致的线条钻进它们的归宿。那张字条放在电脑桌上,贪婪的抢占着其余的光。

她心里住进了那少女。明明只是柔弱的普通人,哪来的身手在一个冷血杀手不注意时留下了那条信息?字条里包裹着一瓣白色花瓣,娇嫩如她颤抖时握住酒杯的指,在伏特加暗红色的衬托下散发诱惑。“演戏么?”她看向字条中的两行代码,猜测她的一切意图。“如果只是演戏,那么只为了给我留下这些东西吗?”萨姆恩摇摇头,还未干透的秀发起舞,在花瓣上留下体香。

她穿好衣服,便打开了电脑探探那少女的心思。她的指尖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出那两行不算太长的源代码,却在回车键上刹了回车。那是病毒吗?萨姆恩开始怀疑她的身份。她理智的备份了所有信息,逐一删除后,好奇心驱使她按下了回车键。

耳畔一阵刺痛,随后想起了狐狸的嬉笑。电脑一片漆黑,伴着那甜美却使萨姆恩毛骨悚然的笑,一朵玉玫怒放。

白玫瑰在混沌里盛开,耶稣重生后,是撒旦的降临。

玫瑰消失,屏幕飞驰着这位撒旦的名字

那少女的名字里,涌着堕天使的血液。她叫root。万恶之根,在混沌里绽放属于黑暗的光明。

电脑恢复正常,屏幕里却跳出一个新文件。萨姆恩冷静下来,点开了那文件夹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宝贝儿。”

“那朵玫瑰的怒放之地。”


街灯便暗了。
她看着月的缺角,想寻找心中缺失的那一块,却是徒劳。她愤怒的撞入那家酒馆,门铃惨叫。
酒保却不惊讶。这个浑身是伤的女人已是常客,那声惨叫总是准时响起。
她要了一瓶伏特加,酒保挪动着肥胖的身子,样子在月光下十分滑稽。她想起了那个救下她的消防员,那背影倒是挺像。
她冷哼了两声。她记起来,那个憨厚的男人已经死了。
是啊。死了。

这个女人的名字和她的身体一样个性,她叫萨姆恩,她是一名医生,却也是死神的化身。她不屑于死亡,也不屑于他人的死亡。她甚至记不起那些离她而去的人的名字,反正。她叫萨姆恩。
萨姆恩·肖,一个冷血孤狼,却被一头狐所迷失。

街灯便暗了。
酒保满上了酒,她一饮而尽。月光温柔的穿过她悬在空中的发间,流连,旋转。“那个和我合作的家伙叫什么?”萨姆恩不明白,她只记得那家伙枪法特别烂,当然,这也是他死去的原因。“弗兰克?还是克里斯多菲?”酒瓶到被这个胖子擦的挺干净,它反射出了她那充满愤怒和哀鸣的眼睛。
旁边是一位少女,身材高挑,却从骨子里散出柔弱。她无助的盯着手中的酒杯,气泡穿过酒馆里昏暗的光线,升到液面,破灭。萨姆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她是普通人,萨姆恩知道那一般是人们失恋的表现。她笑世界的愚蠢,竟然让这样的少女陷入这个愚昧的陷阱。

街灯便暗了。
门铃响起,那声音绝不输萨姆恩进来的时候。一群纹身大汉冲进来,拿着酒瓶,径直朝那少女走去。少女掉了酒杯。气泡不在上升,也就掩饰不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那群人用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她,粗鲁的扯住她白嫩的肌肤,掐住她忍不住留下红唇的玉颈。萨姆恩看不下去了,心中的愤怒和保护欲驱使她像那群无知的人群走去。酒馆里响起了女人的口哨声,随后便是几个男人的惨叫和呻吟。她朝着那个少女扯扯嘴角,她甚至不知道那是否是微笑。少女还未从惊恐中缓过神,萨姆恩就消失了。唯一留下的,是她酒瓶下压住的酒钱。
她回到家里,卸下腰上的枪,却发现腰带上多别了一张纸条。
萨姆恩一下就闻出了那少女身上的味道。

街灯便暗了。
那个酒馆不远处的角落,响起那少女的笑声。
响起那只狐的笑声。

【SPN AU】SAMS (四)

Noramyw:

回答并不必要。


Shaw抓住Root肩膀的时候,那个女人没有躲。 


于是Shaw碰了她的唇。




这过程很慢。


比Shaw想象得要慢很多。


Root喜欢笑,大致因此,嘴唇也锻炼得又绵又软;Root的呼吸很平稳,扑打在Shaw的脸颊,又轻又贴;Root的鼻尖抵着Shaw的,真实的,暖烘烘的。




她吻了Root。


Sameen Shaw吻了Root。


Root没有拒绝。




Shaw的吻陡然粗暴起来。


她的呼吸急促又激动,一面使着力气把Root往后推,一面扯着那女人的讨厌外套。Shaw明明走得很稳,却莫名感觉自己跌跌撞撞,才踩过铺着玫瑰花瓣的恶俗地毯,把那女人按倒在床上。




终于。




“Shaw...”


Root的棕色长发像是陷入了深色的床单里。


她的声音咬着Shaw的嘴。




模糊不清。




“Did you know?”


Shaw放开Root,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


把信任和温存袒露无疑的眼睛。




“Sam...”


Root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看上去想叹气,又有些别的东西。




但Root是清醒的。


与五年前不同。




“这不重要。”


Root最后说道。


有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Shaw的脸颊。




Shaw想说那很重要,那件事已经他妈地缠着她五年了,她明明从来感受不到负疚或是担忧,但总有点什么东西压在她心头上,偶尔会狠狠撞一下,震得她瞳孔骤缩。


像是刑罚。




但,Root在主动亲她。


不是她们还小的时候,Root想知道自己对女性是否有感觉,而发生的验证性的吻(那一次很糟糕,Root的牙齿撞到了她的,Shaw的舌头被咬到,以至于整整两天没有说话,但她们之后又试了几次)。


这是,很明显的,带着情//欲的触碰。




Shaw不想毁了它。


这次不行。




Root开始解她的牛仔裤。


Shaw听见金属拉链和指甲的刮蹭声,以及她们交织在一块儿的呼吸声。




Root得洗掉她的指甲。


Shaw想,一面推高Root的里衣,迅速解开黑色的内衣。


这女人的审美倒是不坏。




相较于她,Root的反应好似慢了一拍。


她的手指在Shaw的后腰挑逗地移动了一会儿,才落到了臀部。




Shaw已经开始啃咬那女人的脖颈了。


她感到莫名其妙的急迫。




“Easy, tiger.”


Root吻她的耳朵,指尖顺着脊柱爬了上来。


Shaw的后颈感到温热。




像是Shaw初中时候,在足球比赛的休息时间,Root偷偷溜进休息的地方,抓着Shaw的脖颈,碰碰她的额头,告诉因为犯规被警告的Shaw,别被对方的挑衅轻易激怒。


结果Shaw只记住了Root的呼吸很干净。




不像身上总有酒味儿,汗水味儿,或者血腥味的Reese;也不像有书籍的霉味儿,狗用香波以及煎绿茶气味的Finch。


Root身上顶多有一点儿衣服的洗涤剂混着太阳炙烤过的香气。




她干净得不像是猎人家族能养出来的孩子。




“Well, not that easy.”


留意到了Shaw过长的停顿,那女人舔着嘴唇加了一句,腰胯无意识地动了动。


床单皱了起来,堆在Root的臀下,衬得她腿部肌肤越发得白。




Shaw俯下去。


和五年前的记忆重叠是很简单的。


Root的身体没什么变化,反应很慢,逼得Shaw重复运用自己的唇舌。




有时候她觉得Root就是被设计出来考验自己的耐心的。


从小到大都是。




她的黑发被抓住了。


Shaw抬眼。




“No.”


Shaw几乎感觉自己听见了五年前的那个声音。


Root试着挣脱她。




明明醉成那个样子,那女人似乎还是有一些意识。


Shaw不确定那意识里面有没有自己。




充满了Hanna Frey,这是肯定的。




“More.”


真正的,这一刻的Root开口道。


她的声音难得不颤了,而是沉甸甸的,吻着Shaw的心口。




她在想什么。


她那构造复杂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Shaw不知道。


她能知道的只是Root的肌肤有多热,湿润和气味是什么样的,Root抚弄她的身体是依照怎样的习惯,Root的呼吸和呻//吟之间的距离和节奏。




不,她不是用头脑分析这一切。


Shaw用身体记忆。




比起用脑,这更直接,更模糊不清,但也更持久。


像是,本能。




TBC

张悦时:

今天突然想起来,新年的时候没有发去年的10张照片。

2015年是很复杂的一年,我现在依然无法平静地去想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心里平静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

这个菇凉好漂酿😀

JudgeMore:

这是我在巴塞罗那遇见过最美的女生,精致之极,一面之缘留下一张照片,她比照片更似艺术品。

#S2, Barcelona.

Leitz Wetzlar Summilux-R 80 1.4

绝不说再见,因为我们是家人

愿天堂安好
see you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