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水手的重生

When you find that one person who connects you to the world
You become someone different
Someone
Better.
When that person is taken from you
What do you become then?

白玫瑰

白玫瑰在混沌里盛开

萨姆恩有些累了,她揉了揉不常打理的乱发,系上了浴巾,遮住了她背上那场火灾留下的伤疤。她看向镜子,发梢散去雾珠,她的眼睛里藏着万物,却也空无一物。

她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城市的光钻进了那些圆滚滚的家伙,那些家伙也就顺着萨姆恩错落有致的线条钻进它们的归宿。那张字条放在电脑桌上,贪婪的抢占着其余的光。

她心里住进了那少女。明明只是柔弱的普通人,哪来的身手在一个冷血杀手不注意时留下了那条信息?字条里包裹着一瓣白色花瓣,娇嫩如她颤抖时握住酒杯的指,在伏特加暗红色的衬托下散发诱惑。“演戏么?”她看向字条中的两行代码,猜测她的一切意图。“如果只是演戏,那么只为了给我留下这些东西吗?”萨姆恩摇摇头,还未干透的秀发起舞,在花瓣上留下体香。

她穿好衣服,便打开了电脑探探那少女的心思。她的指尖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出那两行不算太长的源代码,却在回车键上刹了回车。那是病毒吗?萨姆恩开始怀疑她的身份。她理智的备份了所有信息,逐一删除后,好奇心驱使她按下了回车键。

耳畔一阵刺痛,随后想起了狐狸的嬉笑。电脑一片漆黑,伴着那甜美却使萨姆恩毛骨悚然的笑,一朵玉玫怒放。

白玫瑰在混沌里盛开,耶稣重生后,是撒旦的降临。

玫瑰消失,屏幕飞驰着这位撒旦的名字

那少女的名字里,涌着堕天使的血液。她叫root。万恶之根,在混沌里绽放属于黑暗的光明。

电脑恢复正常,屏幕里却跳出一个新文件。萨姆恩冷静下来,点开了那文件夹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宝贝儿。”

“那朵玫瑰的怒放之地。”


街灯便暗了。
她看着月的缺角,想寻找心中缺失的那一块,却是徒劳。她愤怒的撞入那家酒馆,门铃惨叫。
酒保却不惊讶。这个浑身是伤的女人已是常客,那声惨叫总是准时响起。
她要了一瓶伏特加,酒保挪动着肥胖的身子,样子在月光下十分滑稽。她想起了那个救下她的消防员,那背影倒是挺像。
她冷哼了两声。她记起来,那个憨厚的男人已经死了。
是啊。死了。

这个女人的名字和她的身体一样个性,她叫萨姆恩,她是一名医生,却也是死神的化身。她不屑于死亡,也不屑于他人的死亡。她甚至记不起那些离她而去的人的名字,反正。她叫萨姆恩。
萨姆恩·肖,一个冷血孤狼,却被一头狐所迷失。

街灯便暗了。
酒保满上了酒,她一饮而尽。月光温柔的穿过她悬在空中的发间,流连,旋转。“那个和我合作的家伙叫什么?”萨姆恩不明白,她只记得那家伙枪法特别烂,当然,这也是他死去的原因。“弗兰克?还是克里斯多菲?”酒瓶到被这个胖子擦的挺干净,它反射出了她那充满愤怒和哀鸣的眼睛。
旁边是一位少女,身材高挑,却从骨子里散出柔弱。她无助的盯着手中的酒杯,气泡穿过酒馆里昏暗的光线,升到液面,破灭。萨姆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她是普通人,萨姆恩知道那一般是人们失恋的表现。她笑世界的愚蠢,竟然让这样的少女陷入这个愚昧的陷阱。

街灯便暗了。
门铃响起,那声音绝不输萨姆恩进来的时候。一群纹身大汉冲进来,拿着酒瓶,径直朝那少女走去。少女掉了酒杯。气泡不在上升,也就掩饰不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那群人用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她,粗鲁的扯住她白嫩的肌肤,掐住她忍不住留下红唇的玉颈。萨姆恩看不下去了,心中的愤怒和保护欲驱使她像那群无知的人群走去。酒馆里响起了女人的口哨声,随后便是几个男人的惨叫和呻吟。她朝着那个少女扯扯嘴角,她甚至不知道那是否是微笑。少女还未从惊恐中缓过神,萨姆恩就消失了。唯一留下的,是她酒瓶下压住的酒钱。
她回到家里,卸下腰上的枪,却发现腰带上多别了一张纸条。
萨姆恩一下就闻出了那少女身上的味道。

街灯便暗了。
那个酒馆不远处的角落,响起那少女的笑声。
响起那只狐的笑声。

【SPN AU】SAMS (四)

Noramyw:

回答并不必要。


Shaw抓住Root肩膀的时候,那个女人没有躲。 


于是Shaw碰了她的唇。




这过程很慢。


比Shaw想象得要慢很多。


Root喜欢笑,大致因此,嘴唇也锻炼得又绵又软;Root的呼吸很平稳,扑打在Shaw的脸颊,又轻又贴;Root的鼻尖抵着Shaw的,真实的,暖烘烘的。




她吻了Root。


Sameen Shaw吻了Root。


Root没有拒绝。




Shaw的吻陡然粗暴起来。


她的呼吸急促又激动,一面使着力气把Root往后推,一面扯着那女人的讨厌外套。Shaw明明走得很稳,却莫名感觉自己跌跌撞撞,才踩过铺着玫瑰花瓣的恶俗地毯,把那女人按倒在床上。




终于。




“Shaw...”


Root的棕色长发像是陷入了深色的床单里。


她的声音咬着Shaw的嘴。




模糊不清。




“Did you know?”


Shaw放开Root,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


把信任和温存袒露无疑的眼睛。




“Sam...”


Root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看上去想叹气,又有些别的东西。




但Root是清醒的。


与五年前不同。




“这不重要。”


Root最后说道。


有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Shaw的脸颊。




Shaw想说那很重要,那件事已经他妈地缠着她五年了,她明明从来感受不到负疚或是担忧,但总有点什么东西压在她心头上,偶尔会狠狠撞一下,震得她瞳孔骤缩。


像是刑罚。




但,Root在主动亲她。


不是她们还小的时候,Root想知道自己对女性是否有感觉,而发生的验证性的吻(那一次很糟糕,Root的牙齿撞到了她的,Shaw的舌头被咬到,以至于整整两天没有说话,但她们之后又试了几次)。


这是,很明显的,带着情//欲的触碰。




Shaw不想毁了它。


这次不行。




Root开始解她的牛仔裤。


Shaw听见金属拉链和指甲的刮蹭声,以及她们交织在一块儿的呼吸声。




Root得洗掉她的指甲。


Shaw想,一面推高Root的里衣,迅速解开黑色的内衣。


这女人的审美倒是不坏。




相较于她,Root的反应好似慢了一拍。


她的手指在Shaw的后腰挑逗地移动了一会儿,才落到了臀部。




Shaw已经开始啃咬那女人的脖颈了。


她感到莫名其妙的急迫。




“Easy, tiger.”


Root吻她的耳朵,指尖顺着脊柱爬了上来。


Shaw的后颈感到温热。




像是Shaw初中时候,在足球比赛的休息时间,Root偷偷溜进休息的地方,抓着Shaw的脖颈,碰碰她的额头,告诉因为犯规被警告的Shaw,别被对方的挑衅轻易激怒。


结果Shaw只记住了Root的呼吸很干净。




不像身上总有酒味儿,汗水味儿,或者血腥味的Reese;也不像有书籍的霉味儿,狗用香波以及煎绿茶气味的Finch。


Root身上顶多有一点儿衣服的洗涤剂混着太阳炙烤过的香气。




她干净得不像是猎人家族能养出来的孩子。




“Well, not that easy.”


留意到了Shaw过长的停顿,那女人舔着嘴唇加了一句,腰胯无意识地动了动。


床单皱了起来,堆在Root的臀下,衬得她腿部肌肤越发得白。




Shaw俯下去。


和五年前的记忆重叠是很简单的。


Root的身体没什么变化,反应很慢,逼得Shaw重复运用自己的唇舌。




有时候她觉得Root就是被设计出来考验自己的耐心的。


从小到大都是。




她的黑发被抓住了。


Shaw抬眼。




“No.”


Shaw几乎感觉自己听见了五年前的那个声音。


Root试着挣脱她。




明明醉成那个样子,那女人似乎还是有一些意识。


Shaw不确定那意识里面有没有自己。




充满了Hanna Frey,这是肯定的。




“More.”


真正的,这一刻的Root开口道。


她的声音难得不颤了,而是沉甸甸的,吻着Shaw的心口。




她在想什么。


她那构造复杂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Shaw不知道。


她能知道的只是Root的肌肤有多热,湿润和气味是什么样的,Root抚弄她的身体是依照怎样的习惯,Root的呼吸和呻//吟之间的距离和节奏。




不,她不是用头脑分析这一切。


Shaw用身体记忆。




比起用脑,这更直接,更模糊不清,但也更持久。


像是,本能。




TBC

张悦时:

今天突然想起来,新年的时候没有发去年的10张照片。

2015年是很复杂的一年,我现在依然无法平静地去想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心里平静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

这个菇凉好漂酿😀

JudgeMore:

这是我在巴塞罗那遇见过最美的女生,精致之极,一面之缘留下一张照片,她比照片更似艺术品。

#S2, Barcelona.

Leitz Wetzlar Summilux-R 80 1.4

绝不说再见,因为我们是家人

愿天堂安好
see you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