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水手的重生

街灯便暗了。
她看着月的缺角,想寻找心中缺失的那一块,却是徒劳。她愤怒的撞入那家酒馆,门铃惨叫。
酒保却不惊讶。这个浑身是伤的女人已是常客,那声惨叫总是准时响起。
她要了一瓶伏特加,酒保挪动着肥胖的身子,样子在月光下十分滑稽。她想起了那个救下她的消防员,那背影倒是挺像。
她冷哼了两声。她记起来,那个憨厚的男人已经死了。
是啊。死了。

这个女人的名字和她的身体一样个性,她叫萨姆恩,她是一名医生,却也是死神的化身。她不屑于死亡,也不屑于他人的死亡。她甚至记不起那些离她而去的人的名字,反正。她叫萨姆恩。
萨姆恩·肖,一个冷血孤狼,却被一头狐所迷失。

街灯便暗了。
酒保满上了酒,她一饮而尽。月光温柔的穿过她悬在空中的发间,流连,旋转。“那个和我合作的家伙叫什么?”萨姆恩不明白,她只记得那家伙枪法特别烂,当然,这也是他死去的原因。“弗兰克?还是克里斯多菲?”酒瓶到被这个胖子擦的挺干净,它反射出了她那充满愤怒和哀鸣的眼睛。
旁边是一位少女,身材高挑,却从骨子里散出柔弱。她无助的盯着手中的酒杯,气泡穿过酒馆里昏暗的光线,升到液面,破灭。萨姆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她是普通人,萨姆恩知道那一般是人们失恋的表现。她笑世界的愚蠢,竟然让这样的少女陷入这个愚昧的陷阱。

街灯便暗了。
门铃响起,那声音绝不输萨姆恩进来的时候。一群纹身大汉冲进来,拿着酒瓶,径直朝那少女走去。少女掉了酒杯。气泡不在上升,也就掩饰不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那群人用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她,粗鲁的扯住她白嫩的肌肤,掐住她忍不住留下红唇的玉颈。萨姆恩看不下去了,心中的愤怒和保护欲驱使她像那群无知的人群走去。酒馆里响起了女人的口哨声,随后便是几个男人的惨叫和呻吟。她朝着那个少女扯扯嘴角,她甚至不知道那是否是微笑。少女还未从惊恐中缓过神,萨姆恩就消失了。唯一留下的,是她酒瓶下压住的酒钱。
她回到家里,卸下腰上的枪,却发现腰带上多别了一张纸条。
萨姆恩一下就闻出了那少女身上的味道。

街灯便暗了。
那个酒馆不远处的角落,响起那少女的笑声。
响起那只狐的笑声。

评论

热度(17)